当前位置:主页 > 操作系统 >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201905/06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广西分社记者庞革平(右一)、刘佳华(右二)在广西壮族自治区隆林各族自治县克长乡大庆村龙科响屯上寨,采访贫困户黄阿册等。王 宇摄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在江苏省宿迁市耿车镇的优雅家具有限公司,江苏分社记者何聪(左三)、王伟健(右一)、姚雪青(左二),在采访废旧塑料转型大户邱永信。焦 尉摄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云南独龙族“老县长”高德荣向云南分社记者张帆(右)详细介绍修筑独龙江公路的情况。潘文海摄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四川分社记者张文(右一)在四川绵阳市梓潼县采访科学家林银亮。陈仁康摄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宁夏分社记者禹丽敏(左)在宁夏回族自治区固原市西吉县下堡村扶贫车间,采访女工马统梅。马 伟摄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贵州分社记者程焕(左一)在贵州晴隆县的阿妹戚托小镇,采访新市民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杨松霖摄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河北分社记者史自强(左)在河北承德市滦平县于营村牛圈子沟,采访当地贫困户。记者 吕晓勋摄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江西分社记者孙超(右二)在江西萍乡莲花县采访“脱贫攻坚奉献奖”获得者王振美。尹富岚摄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黑龙江分社记者方圆(左)在黑龙江农垦北大荒集团,采访江川农场第九作业站农户孙广文。张洪成摄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山西分社记者周亚军(右一)在山西平顺县西沟村,采访村民路伟力。郭雪岗摄

走进增强“四力”的生动课堂

  湖南分社记者王云娜在湖南省汝城县沙洲村采访时,穿上迷彩服和套鞋,加入种树队伍。谢宝军摄

  编者的话

  用踏实作风、清新文风讲述70年奋斗征程;用生动事例、鲜活话语展现70年辉煌成就;用融合传播、全媒表达奏响70年华美乐章……“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大型主题采访活动自3月28日启动以来,人民日报派出多路记者蹲点调研、扎实采访。他们深入基层、深入群众,翻高山、钻老林、进工厂、驻社区,用实际行动增强脚力、眼力、脑力、笔力,努力担负起书写时代答卷的责任和使命。

  河北西柏坡是“赶考精神”的发源地,本报记者张志锋,把这次到西柏坡蹲点采访同样当做一次“赶考”。

  “这次蹲点半个月,恰逢清明小长假,我一刻不停地在西柏坡、梁家沟采访了20多位老党员、村干部、村民、商户等,其实,最后能在稿子里露脸的不过四五人。”张志锋说,采访结束,趁热打铁,就地写稿,“直到稿子发回报社完成编辑后,我才离开西柏坡。”

  除了张志锋以外,本报的多路记者去田间地头、去社区厂矿、去革命老区、去沿海边疆、去改革前沿,在火热的社会实践中锤炼“四力”。用他们的笔端、镜头、话筒,生动记录和讲述了鲜活的基层故事,写出了一篇篇饱含深情的精品力作。

  沾满泥土的芬芳

  记者刘洪超7年前就到辽宁阜新采访过。这次到阜新蹲点调研前,他一直在琢磨“采访怎样比往常更深入些”。

  “沿着蜿蜒曲折、坑洼不平的运煤巷道驱车3个多小时,到达垂深350多米的最底部。不到这里不可能知道,从坑底仰望,四周的坑壁如同高耸的大山,是何种震撼。”刘洪超说,到了最“底层”,心里自然就有了感动。

  对于记者阿尔达克来说,好故事是“蹲”出来的。在新疆石河子,她从军队开荒初期的一排排地窝子入手,再深入这座城的工厂、博物馆、公园,半个月时间访谈30多人,抽丝剥茧般讲述了这座军垦新城的嬗变。

  山高脚更长。记者庞革平和刘佳华,深入广西隆林各族自治县的贫困乡村,翻山越岭成为家常便饭。“采访车行驶在蜿蜒盘旋的山路上,往往要‘七拐八绕’‘七上八下’。有几次采访车爬坡过弯时,坡陡、弯急,要倒一两次车才能通过,经验丰富的司机师傅都会紧张,通过后则长出一口气。”刘佳华说。

  装满一瓶水,需要准备一缸水。记者王锦涛在甘肃定西市安定区青岚山乡一个叫大坪的小山村蹲点。“半个月的时间,从村头的‘左公柳’到退耕还林地,从铺延到山顶的一块块梯田,到蔬菜青青的一座座温室大棚,我几乎走遍了村里的角角落落,采访了所能想到的和见到的每位村民。”王锦涛说。

  迈开脚、俯下身才能察实情、动真情。“正是树绿草青桃花红的时节,对比县志里苦焦的文字,和那些泛黄的老照片,我看到的是山窝窝里换了人间。”王锦涛感慨。

  挖掘生动的故事

  “小伙子对元宝村的了解比我们还深呢!”听到村民的这句夸奖,在黑龙江尚志市元宝村蹲点调研的记者柯仲甲觉得半个月来的苦和累都值了。

  元宝村是小说《暴风骤雨》的原型地,是个老典型。为了切实把握小村巨变,一本200多页的村史和近10万字的各类文字资料,柯仲甲在蹲点前就已熟烂于心。在田间地头、工厂车间,在农家热炕、巷尾村头……村子70年来的那些“高光时刻”就此在他笔下连成了串。

  虽说是蹲“点”调研,但记者孙超接到的任务却是江西萍乡市的一个主城区——安源区。“怎样避免稿子大而化之?”孙超一时陷入沉思。

热点文章

最新文章